长乐坊bet娱乐平台  »  国学  »  国学经典  »  《論語集注》长乐坊bet娱乐手机端 第12集:周而不比
《論語集注》长乐坊bet娱乐手机端 第12集:周而不比
名称:《論語集注》长乐坊bet娱乐手机端 第12集:周而不比
分类:国学经典
主讲:佚名
TAG:儒寃  四書  五經  國寃    
时间:2017-06-22 20:25
收藏:搜藏到百度  收藏到QQ书签
《論語集注》长乐坊bet娱乐手机端 第12集:周而不比相关介绍

【子曰:“君子周而不比,小人比而不周。”】〖周,普徧也。比,偏黨也。皆與人親厚之意,但周公而比私耳。○ 君子小人所為不同,如陰陽盡夜,每每相反。然究其所以分,則在公私之際,毫釐之差耳。故聖人於周比、和同、驕泰之屬,常對舉而互言之,欲學者察乎兩閒,而審其取舍之幾也。〗
朱子注釋說,這一章最重要的是體會什麽是周,什麽是比。朱子注釋很簡單,周是普徧,比是偏黨。
什麽普徧?首先我們從前面孔子說的泛愛眾來體會。
泛愛眾就是對周圍所接觸的人,普徧存在一個愛心,沒有強烈的分辨“這個是好人,那個是壞蛋”,沒有這樣截然的分開。我們同學學習,有學文好的,也有學文不好但是德性挺好的。這樣體會,每一個孩子都是好孩子。有的毛病很明顯,那是以前對他的教育不合適,或者是在不注意的情況形成不良的習慣造成的。你能說這個孩子就是一個壞孩子嗎?這個同學就是個壞同學嗎?
這樣理解、體會人的時候,就是周,就是普徧。而這種對人的親厚啊(注釋講周和比都是親厚之意),發自內心的,而且有一定德性的基礎,至少對人的親厚有那種恕道。你說哪一個人都有這方面那方面的問題,同時也都有這方面那方面的善處。有不善處,也有善處。生辰八字不同,先前的教育和習慣也不一樣。這樣體會的時候,就是普徧的對人都能交好,都友好,都親厚。這個,需要我們的德性。沒有德性的話,做不到恕。忠恕的恕,恕就是如心。我講如心,講恕道的時候,就是讓大家體會站在別人的角度、站在對方的角度來看問題。
這樣呢,你即使說我的壞話,批評我,不認同我,我也能理解。我站在你看問題的角度來體會,覺得你對我的不認同也不是大問題,我自己心中就不會生怨。能有這種德性的時候,你即使對我不認同,還照樣可以有親厚之意。畢竟,無論是老師還是同學,都是春耕園的嘛。那翻過來說,我們在家呢?都是一家人嘛。在單位?都是同事嘛。你要是交朋友,都是幹這一行的,都是學儒學的,學得有深湥w會有不同。這種對人的那種親厚之感,這就是普徧,這就是周。
能周的話,我們周圍的環境就好。一般來說,自然的人緣就好。人緣好啊,不是我著意拉人緣,“哎呀這個對我有意見,我買一買,給他說幾句好話。那個可能對我有看法,我著意多跟他交流一下。”我說,如果是這個樣來做的話,你一定交不好,你帶著這種著意,就不是普徧。
能周,又有與人為善的意味。
有時候大家可能佩服誰有什麽德性,你發自真心的去感受到別人有善處,實實在在地稱許認可,這樣就是與人為善,對他在這種善的方面是一種激勵,激勵他在這方面做得更好。這是周的一種表達方式。
能周,還有友以輔仁的意味。
人有問題的時候,你直跟他說,“你這個樣下去,不行啊。你說年輕輕的,不好好學習,整天想這想那的,怎麽行?”我們家族裏的人,有做官的,我喝了酒,就跟他們說:“哎呀,做官很容易膨脹,而現在打腐敗又這麽嚴重,一定要小心,多少錢是多啊?貪那一點小便宜幹什麽?”對做官的族人,無論是長輩還是晚輩,我喝了酒就好這樣說。這就是有指點他們的意思。那你對長輩指點,從禮上說怎麽能行呢?翻過來說我心就是憂慮他們,怕他們在這方面把持不住自己。“你說,你一個跟頭栽了,一家人跟著操多少心。”就是說別人問題的時候,帶著這樣的心,是不是親厚啊?也是親厚。就是這個樣去指點別人的時候,別人就不會有逆氣。
如果你不是存著這樣的心,看到別人有問題,“你不如我。你有這方面的問題,你不如我。”然後指出你怎麽樣,怎麽樣。帶著這樣一顆心去指點,人家的逆氣就起來了。你帶著這樣的心,想一想,就不是親厚之意。你沒有那個親厚之意呀,這裏面就是比了。想想,“你在這個方面不如我,我指出來,顯示我沒有這個方面的毛病,你在這個方面就甘拜下風啦。”這就是比,我們現在說的比。
經裏說的比,是偏黨。什麽是偏黨?就跟剛才我說的比是相對應的。那種跟人的比呀,引申出來,就是偏黨。
我們體會什麽是偏黨。
社會常有人交一幫狐朋狗友,在一塊吃啊喝啊,玩啊。交得久了,感情也深厚。以這個自足,“看我這一幫朋友,嗯?你才幾個仁兄弟呀,我幾十個仁兄弟,那還了得。”你想想,這就形成偏黨了。再往外延伸一下,“我們學儒的是一幫,學佛的跟我們不一樣。什麽都不學的,更不一樣。我們這是一幫啊,我們要成立一個聯盟,要展示出我們的水平來,展示出我們比他們高。就是跟他們比一比。”你看,這樣體會的時候,就是要跟人比。這就形成偏黨。
所以,社會上交往的人,有的交往很多人,往往他們交往很密切,三天兩頭就要搓一頓兒,“夥計們不見面怎麽能行呢?”
而周而不比的君子,不考慮這些。遇事了,該喝酒的喝酒,該在一起的在一起。不遇事了,各幹各的事,他心不在意這些事。而偏黨的,是著意來做,要與人比。
為什麽君子周而不比呀?和前面的一章,君子不器,聯繫起來。君子的德性,能通各種事物的理。各種事物的理能夠貫通,就是通於道。通於道之下,才能對人理解對人體會,才能有恕道,然後才能周。因為君子沒有私心,所以不與誰比什麽,也不拉幫結夥。小人呢,就是一個器,無論他器量再大,如果做不到不器的話,他與外界不通,不能理解社會上的人。你說,站在儒家的角度,儒家是一夥,不能體會佛家,不能體會社會人心。儒家的這一夥,人也很多,依然是器,依然是偏黨。你只能容下自己的這一夥兒。
(鞭炮聲……)看來得耐心一點。
聽這個炮聲,大家體會什麽?明天是個好日子。這裏的習俗,明天結婚今天放炮。結婚都是選好日子。我們體會人家結婚辦喜事,這樣,我們聽炮聲的時候,就沒有躁氣。
剛才講到哪裏了?
小人的偏黨親厚,為什麽說他們是狐朋狗友啊?就是在一塊架勢,你有什麽問題,誰欺負你了,我們一起上,這是狐朋。為什麽說是狗友呢?經常在一起偷人家狗,煮了吃狗肉。所以稱狐朋狗友。
從“君子周而不比”呀,我們體會這幾年在儒學圈子裏邊,有一些人主張儒家是宗教。我跟他們論辨,說儒家不是宗教,他們也認同這一點。宗教的幾個主要特征,比如定期的禮拜儀式,超越的神,固定的布教場所,等等,這些在儒家都沒有,都不符合,所以儒家不是儒教。
而他們主張把儒家做成儒教,他們說,“你看佛家,他們抱團,傳播這麽多信眾。還有基督教,伊斯蘭教。我們在這樣一個宗教林立的社會,不成立宗教的話,沒有辦法跟他們抗衡。”你看,這種觀點,就是與別的宗教比了,這就不是周了。
也有一些學者不主張把儒家辦成儒教,為什麽?他說,“你等於給儒家降格了。”儒家本來是道學,道學是無所不通的,對各種宗教都有自己的理解和體會。如果建立儒教的話,相當從道學分離出來了,不是道,而是器了。
宗教為什麽稱宗啊?他是各自分判開的。你有分畔,就是不通,沒有辦法通。你想想是不是?你說我既信佛教又信基督教,那是不可能的,兩邊的教條大相徑庭,不可能既信這個教,又信那個教。宗教之間是相互分畔的。而儒家呢,是道學,所謂普徧,我們可以從某種程度上體會宗教的意義,但是我們本身並不是宗教。不能以現在宗教意義來稱儒教,就是因為儒所學的是道,而所有的宗教都是器,它是大器,它影響得範圍廣,它也有教人向善的方式。但是,大器,依然是器。
之所以稱宗教,這是我們漢語翻譯的詞。宗在漢語中是什麽意思?祖宗祖宗,祖下面才分宗。你看,有氏有姓,上面是氏下面是姓,同姓的下面又分宗,這一宗,那一宗。分開之後,慢慢地,形成家譜,這一宗往上溯多少代,做一個家譜。在譜上稱堂。所謂的堂,就是宮堂的堂,就是說的宗廟。宗廟裏邊供的是誰的神主,他往下的這一支稱為一宗。你看,稱這一宗的時候,他是這一支下來的,稱那一宗的時候,他是那一宗下來的。這兩宗下來的,是完全不同的。往上追的話,歸結到一個先祖上。
從最高的始祖那裏往下看,跟下邊所有的宗都是通的。而宗與宗之間,並不相通。所以說,教化的方式分宗,就稱為宗教。
你看,現代世界的幾大宗教,什麽時候産生的?都是大約兩千年前,往上溯五六百年,往後三四百年,西方搞研究的稱之為軸心時代。世界的幾大宗教都是那個時期産生的,他們說儒家也是那個時候産生的。但唯獨儒家不是宗教,其他的都是宗教。基督教,猶太教,伊斯蘭教,佛教。中國的道教産生地還晚一些,不過道教影響很小。佛教、基督教、伊斯蘭教影響大,信眾多。都是那個時候分宗。
儒家為什麽不稱宗教?你看,雖然從孔子以後分出儒家來,但孔子所傳的是前兩千五百年的道,不是他自己創的。所有的宗教都是教主始創的,而儒家不是孔子創的,沒有就此分宗。
我分析這個呢,是讓大家體會,儒家為什麽不是宗教。孔子那個時期,産生宗教的時候,為什麽沒有把儒家做成一個宗教?就是孔子述而不作,他傳的五經,就是我們現在學的五經,都是前兩千五百年的先王之道。兩千五百年不到,按五經所傳的,從堯到孔子的時期,大約是兩千年。
所以,君子周而不比。儒家的思想就是周,不分宗派,不比。一分宗派就是比,偏黨。你想一想,要是族群劃分的話,一個父親生了三個兒子,三個兒子各自往下,又生三個孫子,每一個孫子又各自往下繁衍,曾孫,玄孫,接著往下排。從最高的那一個父親那裏,能夠統系下邊的各宗。從三個兒子這個地方,就分成三宗了。宗教産生的時代,就在那個時期,各自有歸宗。儒家之所以沒有歸宗,因為儒家是道,能夠通。
淨空法師在《和諧拯救危機》上也強調這個話,儒學不是孔子創立的,他是傳的。之所以稱為儒家,是因為在戰國時期,跟其他的墨家、道家、農家等分辨的時候,才稱這是儒家。我們體會,儒家不是宗教,它就是不比,就是周。
再體會,古代中國傳統社會的朝堂上,所有的官員,都是選賢選上來的。再往後實行科舉考試之後,都是考上來的。而考試,都是考五經。在朝堂上依然,比方說,對國家要施行的一個政策,
你像王安石變法那個時期,有支持變法的,有反對變法的。支持的,和反對的,他們所持的觀點不同,但不是私心。有的說,蘇軾是大家族,他害怕收他家的財産,所以加入了反對變法的陣營。我說呢,這個有點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真正像注疏家這樣有德性的人呀,他們考慮的還是國家整體的利益。
當然也存在那些人,自己有家産,害怕改革了減少自家的土地。
在朝堂上辯論的,都是出於公心。他們考慮的是什麽,如果這樣的政策出台的話,有反對變法的,有可能引起一些人的反抗。反抗之下,為了保護他們的利益,他們要是抱成團的話,國家有可能會出亂子。所以,反對變法的君子,主張往後拖。這也是出於公心。如果你硬變的話,可能會生亂。
王安石也是從國家利益來著想的,他主張變法,因為確實土地兼並這麽厲害,大部分土地都變成私有土地了,而大家族為了少交稅,隱瞞土地的數量,國家征稅征不上來,國家財政吃緊,工資發不下去。沒有資金支撐,國家想做的事做不成。所以你看,在我們傳統社會的朝堂裏,即使有反對派,也都是出於公心公利,一般情況下。我們學歷史應當這樣去體會。
就像有的人,“哎呀,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?孔子說錯了。”我們要考慮,以孔子的德性,會不會說錯話。如果他真說錯話了,為什麽弟子們又把這句話集結在《論語》上?是吧。那我們看歷史的時候,以蘇軾、王安石他們的學問和德性,他們會不會為了一己之私,損害整個國家的利益?
比較而言,在朝堂上的,多數都是君子。君子即使有分辨,只是對解決這個事的方法,觀點不一樣,心都是出於公的。
而現在的民主政治,有執政黨,有反對黨。你看看,這些反對黨,他們之間,你說有多少是出於公心,真正為國家利益思考的?還是拿臺灣來說,現在曝光,民進黨陳水扁當年被槍擊事件有很多疑點。在當選之前,明天投票,今天演講的時候受槍傷,有人打他,當時沒有調查出來是誰。整個選情一下子都同情那個弱者,說是國民黨幹的。然後,陳水扁當選了。
當時受槍傷的時候有錄像,其中有一個很值得關注的穿黃色衣服的人,後來調查這個案子把這個人找出來。找出來之後,這個人跳河自殺了。他到底是自己願意跳河的,還是有人先把他殺了然後扔到水裏邊的?這個也要調查。結果,這邊法醫馬上要開始調查了,那邊火化了。火化了你怎麽再去檢查?只要不是用毒藥毒死的,經過火化,就沒有辦法再進行法醫鑒定了。所以,到現在一直是一個懸案。你看,民進黨為了上台,他們使用這樣的手段。
臺灣的反對黨,為了阻止一個法案,經常在議政的時候掀桌子。說民進黨五十一次跑到台上奪議長的話筒,不讓他議這個政。
他們說支持這個方面的政策,是為了老百姓有益處,支持那個方面的政策,那個方面對老百姓有益處。他們挑著這樣的名義,實際上都是為了這一個黨派,只要是能當選,怎麽都行。你像日本的安倍,他並不是真想跟中國鬧翻,他為什麽這樣做?他就是靠這樣來調動民族的情緒,他得票率就高。他想解脫美國對日本的束縛,並不是真想跟中國打仗。出於這樣的發心,他就採取這樣的措施。他不考慮,把整個民族的情緒激發起來的時候,他的位置保住了,國家也可以解禁集體自衛權,國家也可以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了,但是呢,已經埋下了他這個國家和民族死亡的種子。這些呀,他們不考慮的,就是為自己一個黨派的利益。你說,這是公呢還是私呢?
那些所謂的民主政黨,採取的很多的政策方針,都是比。就是我如何贏得大選,我如何勝過那一個黨派,什麽手段都使得出來。
再體會我們傳統社會,儒家的君子之道,朝堂上雖然有分歧,但都是為公。這與民主政治之下的黨派之爭,完全不同。這兩種分辨,就是什麽是周,普徧。什麽是比,偏黨。
政黨是這樣有周有比,個人也是這樣,有周有比。
對人普徧親厚的,有恕道,與同事相處,與家庭相處,與家族相處,都能和諧融洽。小人呢,是那樣的方法與人相處,甚至拉幫結夥,撐自己的勢力。體現的,一個是君子,一個是小人。一個是周徧,一個是偏黨。
所以朱子注釋的時候,注得很明。普徧的是出於公,偏黨的出於私,無非是公私之閒而已。我們與人相處,哪怕是指點你的問題,也是就這個事來講,就是出於公,義理所在。那我指點你這個問題你不聽,你為這個事怨恨我,那是你的事。你就是怨恨的話,我也依然不再反過來怨恨你,這是普徧。這個樣,你那個怨恨過去,還是可以親厚的。
人與人之間,朝堂上,政黨與政黨之間,就是這樣的差異。就是出於公心還是私心。你怨我,我再反擊你,這就是私。
我說你不好的時候,也是為了公,或者是為了你好,或者是義理本身就是這樣的,你做的就是錯的。這就是公。
我說,王安石,和蘇軾。一個主張變法,一個反對。都是出於公,觀點不同,只是側重點不一樣。而現在民主政治下這些政黨之間的爭鬥,就是私了。要創造一個環境,創造一個真正和諧的環境,你只要是偏黨,你別想整體和諧。
講到這裏,我想起來黃埔軍校。蔣介石因為做黃埔軍校的校長,然後他才當上總統。當上總統之後,黃埔軍校出身的官員就是他的嫡系。非黃埔軍校出身的,他對待人家就不一樣。就是因為他有這個偏黨,非黃埔軍校出身的那些勢力,無論是軍官還是政府官員,就不願意服從蔣介石。因為他偏黨,他對黃埔的將官照顧得多,發槍械發軍餉,其餘的照顧得少。就因為這個樣,蔣介石失敗在大陸。就是不周,做不到一碗水端平,不是純粹的公。要從國家利益來說,哪一支部隊不是在國家領導下的?出於公心的話,就是根據戰場的需要、不同的情況,該給誰給誰。軍餉啊,槍械啊,應該給誰就給誰。但是,就是因為蔣介石有這個私,所以失敗了。
我們再看現在的中國,他們說一黨專政。我不這樣認為,我說叫一黨集權。一黨集權之下,能夠勝過他們民主的國家。民主國家都是黨派相爭。未來,我相信這一點,這也符合很多有識之士的預言,說二十一世紀是中國的世紀。為什麽說是中國的世紀,可能方面很多,中國有傳統文化,這是一個重要的方面。另外還有一個方面呢,就是集權能勝民主。集權之下,他們思考問題的時候,不受民情的制約。民主制度之下呢,各個黨派,他不照顧民情的話就不能執政,他這一個黨派就選不上。你想照顧民情啊,民情就像潮流一樣,你想順應他們,你就沒有辦法考慮國家民族長期的利益。
蔣介石失敗在偏黨上,西方將失敗在民主上,民主就促使偏黨。
這個呢,也是理勢所趨。大家體會道理何在。體會這些道理的時候,就能增強我們思辯事物的能力。我說的這些觀點不一定對,但是你們要學的是什麽呢?是從這樣的角度來分析問題。
下課。
(本文根據山東曲阜春耕園書院馬培路老師的講課錄音整理,其中【 】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經文原文;〖 〗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注釋原文。)
(更多儒學課程,請關注春耕園書院的微信公眾號:chungengyuanshuyuan,或通過喜馬拉雅FM訂閱“春耕園書院”)
(春耕園學校官方網站:http://www.chungengyuan.cn

广告合作关于我们免责声明GOOGLE地图百度地图最近更新RRS订阅
版权所有:星火视频教程网 | 苏ICP备15005240号 | Email:njjqs2003#126.com
Copyright © 2009 www.21edu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