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乐坊bet娱乐平台  »  国学  »  国学经典  »  《論語集注》长乐坊bet娱乐手机端 第17集:天爵人爵
《論語集注》长乐坊bet娱乐手机端 第17集:天爵人爵
名称:《論語集注》长乐坊bet娱乐手机端 第17集:天爵人爵
分类:国学经典
主讲:佚名
TAG:孔子  子張  儒寃  論誾    
时间:2017-07-01 21:09
收藏:搜藏到百度  收藏到QQ书签
《論語集注》长乐坊bet娱乐手机端 第17集:天爵人爵相关介绍

上一節講到為政篇的子張學干祿,學求官之道。我們簡單回顧一下。
孔子說,多聞闕疑,慎言其餘,則寡尤。剛才給老師交流的時候,有的老師體會得還是有些模糊,再簡單說一下。
多聞,主要是多學,多學正道。古代,邪道很少。你像孔子那個時期,就是一種禮樂的精神,百家還沒出呢。社會所傳的,就是周禮。只是在孔子那個時期,有一些禮沒有遵守,所以稱為禮崩樂壞。那個時候所說的多聞,都是古聖先賢著意選擇,留下來的文字。所說的多聞,和我們現在所面對的不一樣。
我們現在如果簡單地理解多聞的話,你看,西方哲學、政治哲學、宗教哲學,各種心理學,成功學,等等,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很多。那多聞應該聞什麽?如果廣泛地去學習的話,很成問題的。前面講了,攻乎異端,斯害也矣。如果多聞異端的話,自己就會受害。事實上,我們現代這一百年,人心受各種各樣思想的引導,今天信這個,明天信那個,都是這樣亂信。
多聞闕疑,與自己的心不能相通的,要存起來,捨置起來,不算自己有所得。可是我們現代社會存在一個問題呀,不管學任何東西,為己之學丟掉了,都沒有往求諸己、求諸心這個方面追求,所有學的都是外在的,全部是頭腦思考的外在邏輯思辯的東西。
古代不是這個樣,所謂多聞闕疑,聞就是聞先王之道,然後求諸心。自己體會到了,這就算有所得,是自己的了。沒有體會到的,捨置起來。現在呢,不求諸己了,一切知識都是外在的。“男女平等?好。”好,就那樣信,就那樣行了。實際上這些呢,根本沒有在心中體會。我講男女平等不好,我是從外在的一些現象來指給大家體會,男女平等是有問題的,不如男女有別這個提法好,陰陽各異嘛,天地是不能平等的。只能從外在的理上,才能理解到,自己求已經求不到了。但是你看看那些老年人,我們的爺爺奶奶輩的,他們受傳統文化影響,男的在外面做事,女的在家裏操持這事操持那事,他們追求什麽了?而他們的家庭都是穩固的,每一個人都是幸福的,無論掙錢多少。
就是說,我們在西方文化引導下,已經沒有為己之學了。所有學的東西,並不入自己的心,而是從外在去求。比方說共産主義,“哎呀共産主義真好。”你體會到共産主義好了沒有?沒有。你怎麽說它好的?思辯的。“你說,不愁吃不愁喝,想要什麽就有什麽,多好。”這是一個邏輯的思辯,自己心中並沒有體會到。
這個,是我們現代的問題本身。整個人類社會,現在都處在這樣一個狀態。那天在尼山,跟東莞仁化的老師也談到,今天跟黃老師也談到這個事。學儒家文化,凡是以前有學的,不如沒有學的容易切入。為什麽這個樣呢?凡是有學的,一切事在外邊思辯,形成習慣了。要是對所學的東西求諸自己的心的話,他扭不過這個彎來。想扭過這個彎來,需要很長很長的時間。我說,即使像同學們這樣每天聽課學習,至少兩三年才能扭過這個彎來。而我們同學呢,以前學得少,還沒有形成外在邏輯思辯的思維定式。所說呢,引導大家這樣學,大家慢慢這樣體會,學得容易地多。以前學得越多的,現代西方的這種思維方式越頑固。學儒家文化,最重要最重要是要扭轉這一點。扭轉這一點之後啊,才會存在有疑問的問題。不然的話,不知道在心中求,人云亦云,頭腦裏邊甚至思考都不思考,頭腦裏邊一轉,“哎,說得不錯,”就信了,信了之後就去做了。就這個問題最大。
所以,以前有一些其他學問基礎,現在想學儒家文化的,必須扭轉這樣的思維方式。扭轉之後呢,每一句經文,經裏邊所說的各種事物的理,自己心中才能體會到。這樣才能貫通。對《四書五經》所講的這些,慢慢才能貫通。如果不能扭轉,可以肯定地說,你把《四書五經》學得再熟,不可能貫通的,不可能舉一反三的。為什麽呢?因為你看的每一章,都是散落在書裏面,一句一句的外在的東西,你貫通不了。五經的內容你貫通不了,你對天地自然鬼神與人,等等,這一切的和諧的關係你就體會不到。
借著講多聞闕疑這句話,把剛才給老師談論的這個問題,給大家講清楚,要明白這一點。
你說,“外在的東西自己想起來好像就是自己的。”想著就是自己的時候,自己信的時候,實際上我們已經沒有心了。一切都是用大腦思考問題,而不知道用心思考問題了。而真正的思考,是用心的。不是用大腦。為什麽現代社會都一致往外追求啊?就是沒有心。名譽啊,金錢的符號啊……“我才掙了一千萬,一個億比一千萬多多了,再努力追求一個億。”“我剛當上科長,局長比科長高多了,從科長追求局長。”你說,為什麽人會這個樣,一致地向外呢?沒有心了。什麽引導的?現代西方文化。傳統社會為什麽人不這個樣?人是求諸己的,不致乎外。這個差異呀,很大。所以現在要明白,多聞闕疑,還是要聞正道。聞正道,自己體會不到,再存起來。現代的這些異端,最好不要聞。如果聞的話呢,就是前面講的攻乎異端,斯害也矣。
多聞闕疑,慎言其餘。自己體會到的,自己有所得的,然後再說。沒有體會到的,已經闕疑了,不說。西方的成功學教育家卡耐基,他教人演講,就是讓人講真情實感。演講都是要打動人的,西方專門有演講學,如何調整你的心理,做什麽手勢,用什麽樣的語調談什麽事,這樣整個一套理論。西方的那些領導人,後邊都有這樣的專家來指導的,出席任何一個場合作演講,都有專家來設計指導。你看看。卡耐基說,演講要講你感受最深的。你自己感受最深的故事,你講給別人。你自己感受深,就是心中已經有所得的。然後傳達給別人,不需要設計什麽樣的語言、語調,自然傳達出來就能感染人。這和這上面說的是一樣的。你多聞之後,把有疑惑的去掉,有所感受的才與人說。慎言其餘呢,就是無所感受的不說。這樣就能寡尤,人家就會少抱怨你。
比方說,有兩口子吵架。女的跟你說,“我們兩個人都掙工資,都上班,他在家裏就是不幹活,家裏這些活兒都是我幹。”那如果你自己在家庭裏邊有所感受,男主外,女主內,家中的事女的多操持,她本來也適合幹這樣的活。你自己有所感受,就跟她說,“你不要怨這個事,你不要給他爭在家裏幹活平等。”就是你自己處理夫妻關係,感覺到和諧,有所感受了,你告訴她。如果你沒有什麽感受呢?“都領工資啊,對家的貢獻你也不少啊,為什麽讓你在家多幹,這個不平等啊。”而事實上,追求男女平等的家庭,不可能覺得很好的。你如果拿這個理念去告訴別人,“你這樣還得跟他鬧,一點平等觀念沒有,這不是欺負婦女兒童嗎?”你這樣一說,她回去接著鬧,結果離婚了。一離婚,這個女的又後悔了。後悔的時候一想,今天這樣的局面怎麽造成的,“都是你說的,你叫我回去跟他鬧,叫我回去跟丈夫爭平等。”你說這算什麽。
多聞,是多學正道。學的時候,要體會入心。聖人為什麽這樣說,聖人為什麽這樣做,這樣考慮入心。用自己的心去感受他的心。這就是求諸己,不是外在的辭章之學。辭章之學是什麽樣的?“聖人是這樣說的,一二三四,聖人是那樣的說的,五六七八。”那些,都不是你自己的。
多聞,然後用心去體會。沒有體會到的,不要說,不要去指導別人。就是我上節課講,非先王之法言不敢言。先王之法言,你沒有體會到的話,你說出來也是錯的。就是經典裏邊講的,孔子說的話,你如果沒有體會到,你說出來一定是錯的。話是沒錯,但是因為你沒有體會到,你講出來就已經是變了味兒的。
從這個角度去體會多聞闕疑,慎言其餘。寡尤,就是不會招人的抱怨。
再比方說,有人問你,“哎,孔子說的這句話是什麽意思啊?”你如果體會到了,你說出來,別人很快就能感受到。你如果沒有體會到,生硬地這樣扯那樣扯,最終別人依然沒感受到。聽的人沒有感受到,可能從裏邊得出來你解的幾個教條。他按這幾個教條去做的時候,其實並不是孔子說原意。等人家有所體會之後,就會說,“這麽多年,我按你解的經言去做,你把我指導錯了。”
古代君子那種戒慎恐懼啊,德性敦厚之後,不敢輕言的。德性厚了自然不輕言。一旦說出來,即便不是孔子說的話,也不悖先王之道。
這是慎言其餘,則寡尤。再看多見闕殆,慎行其餘,則寡悔。
多增長見識,現實中多觀察。你學了之後,才會善於觀察現實。如果沒學的話,你腦子懵懵懂懂的,現實中一切事你都注意不到的。君子知幾。小人為什麽不能知幾,他輕飄於上,與事實根本不接觸。所以,能夠多聞,自己的德性深厚了,然後才能善於觀察現實的事物。這就是多見。
什麽是闕殆呢?有時見別人這樣做一件事,自己覺得,“哎,他怎麽這樣做啊?”理解不到。這就是殆,心有所不安。見人家這樣做了,“哎呀,我也這樣做吧。這樣做好不好啊,。”心有不安。心有不安的,不要去做。這就是多見闕殆,慎行其餘。
一定要行自己確實心安理得的事。稍微有不安的,不要做。這就是多見闕殆,慎行其餘。什麽樣的事最能安我們的心呀?為人子的孝父母,為人父母慈愛自己的子女,為人臣忠於自己的君,為君的仁愛於臣,體會體諒臣。朋友有信,夫義婦聽,兄友弟恭。我們這樣做的時候,就一定是心安的。如果你違背這些原則,“哎呀,你說這樣的父母,他這麽多毛病,我還得孝順他?該不該孝啊?打打折扣可不可以?”這是心未安。想一想朋友應當有信,你跟朋友說謊話,心能安嗎?騙人,心能安嗎?如果心不能安的話,這樣的不安的事,一點不做。
騙人,坑人,說假話,隱瞞實情,其實這些啊,一般的人都會心不安的,這樣的就不做。但是有的呢,說謊變成一種習慣了,做假啊隱藏啊,已經習慣了,也不存在安不安了。這就像什麽呢?就像我們的思維,整個現代社會人們的思維方式,全是用頭腦對外在事物的一種思辯,一切事物不知道求諸自己的心了。
孟子講的平旦之氣,就是早晨起來的清清之氣,在那個狀態下,人都會有良心發現的。只要是你做心有不安的事,說心有不安的話,你即使形成習慣了,總有良心發現。這就是王陽明強調的良知,任何人的良知都沒有泯滅掉。修學,就要善於抓住這樣的良知。有良知發現的時候,哎呀感覺到昨天說的那個謊,心有所不安。要抓住這個良知發現的時候,慢慢地糾正。
絕不幹心有不安的事,然後才能寡悔,沒有後悔的時候。所做的事都能心安的話,就沒有後悔的時候。悔是什麽?理自內出。剛才我講的,良心發現,良知出來的時候,就是理從內出來。做過的事,心有不安,硬著頭皮做了,或者不在意的情況下做了,做了之後心不安。這句話呢,就是提醒大家,稍微有所不安的不做,免得以後後悔。
其實你看,多聞是學,多見也是學,見識見識嘛。言語行為也是學。學,就是修自己的德性。這樣,言寡尤,行寡悔,祿在其中。想當官啊,你得有德性。德性怎麽操作啊?多學聖人之言,非聖人說的,自己體會不到的,不要去說。多做自己心安的事,心有所不安的,一定不要去做。就這個過程,德性就提高了。我們講的,心安理得。心安理得之下,那個氣度就出來了。言語行為,也自然會影響別人。然後,君求賢的時候,你才有可能受到重視。你說,芸芸眾生,這麽多人,誰賢,誰不賢?能做到言寡尤、行寡悔這兩項的,別人自然就能看出來,就能體會出來。一傳十十傳百,君求賢的時候,就有人舉薦你做官,這不就是祿在其中嗎?
你做不到這些,像子張想學求官的方法,你永遠求不到。我們現在都是這樣追求的,從上面找出關係來,然後送禮送錢請客拉近感情。上面安排的工作呢,也做一做樣子,做出成績來。這個成績呢,有一個得說成十個,往上報成績。這就是求做官。這樣求的,你看看。說真的,官場上那些求官的,追求一輩子,哎呀,弄一個小科長,弄一個小局長,在縣級和副縣級之間,愁眉苦臉好幾年。最後退休了,給你個正縣級吧,哎喲,高興得不行了。你說那一輩子幹嘛呢?做官幹什麽?不能為人做事,就是一個外在的。我有時候跟他們喝酒,他們就談,“哎你那個副縣級還沒弄上?”整天就是這些事。
子張問孔子,就是如何能做官,有沒有竅門。所謂學干祿,說得嚴重一點,就是求官的竅門。孔子說呢,要反求諸己。
上一節課,講到注釋裏程子說的話。
〖程子曰:“修天爵而人爵至,君子言行能謹,得祿之道也。〗
天爵,就是德性。天爵人爵,《孟子》書裏邊有這樣的提法。先聖先賢有這樣說的,注家就可以這樣說。
我們說爵位,就是公卿大夫士這樣的爵位。為什麽稱爵位呢?就是按禮制規定,行禮用的爵不同。爵不同,標誌著官位的大小。所以稱爵位。
孟子說,趙孟給你爵位,讓你當官,趙孟也能把你的官拿下。這是人爵,人給你的。人給你你就有。什麽樣的人才能當官?德高者位尊。德性與官位應該是相應的。有德性,這就是天爵。你看,德性有低有高,爵位級別有低有高。爵位的高低是人給的,德性的高低呢,是自己可以求到的。你能求到天爵,就是天性,天性就是德性。你能有德性,人就會給你爵位。天爵與人爵相應。這就是修天爵則人爵至。
怎麽修天爵呀?就是謹言慎行。謹言,不是不讓你說話。你整天悶悶吃吃的,什麽都不說,你怎麽做官?謹言就謹在上面講的那樣,多聞闕疑,說就說自己有所得的先王之言。這就是謹言,不可以亂說話。人家問“男女平等好不好啊”,你說,“哎我覺得也不錯啊。”這樣的話不要說。先王沒這樣說過。要謹言,“我不知道好不好。但是我知道男女有別好。”
你看那個陰陽魚呀,陰陽,是相互追逐的,各有各的功用,就像天和地各有各的功用一樣。天就知道陽光普照,就知道刮風下雨,它陽光普照刮風下雨,四季一滌散,萬物就生了。生萬物,你說,從天上生個物你看一看,它生不了。天是天的事,大地是大地的事。男人是男人的事,女人是女人的事,這就是有別呀。體現在家庭生活裏邊,也應當有別,這就是天道。你說平等,你怎麽平等法。說話,謹言。
慎行呢,心中有所不安的,不要去做。所行都安的時候,心地坦蕩,光明磊落,浩然之氣自然升起。如果是經常做心有不安的事,一遇事,那個心就怵下來了,底氣不足。底氣不足,你怎麽能莊嚴地臨萬民呀?你說個什麽道理,下邊一反駁,你支支吾吾說不出來了,老百姓怎麽信你呀?是吧。謹言,慎行,祿在其中。
〖子張學干祿,故告之以此,使定其心而不為利祿動,若顔閔則無此問矣。〗
子張為什麽學求官之道?他就是想當官。所以,孔子說,先進者野人也,後進者君子也,如果選擇的話,吾從先進。就是一開始跟孔子學的那些弟子們,都是跟孔子踏踏實實學禮學做人的,後來孔子的名聲一出去,一看那麽多人跟他學,有的學生求學目的就不那麽純了。跟他學幹什麽?“因為孔子的名聲大,跟孔子學的就能當大官。”
所以呀,你像現在我們春耕園這些同學,也不知道前途怎麽樣,就這樣跟著學。家長把孩子送來也是這樣考慮的,跟著學做人。如果春耕園名氣大了,來的學生多了。那些學生來了之後幹什麽?“你的名聲大,你的文憑高,我出去一挑春耕園,牛地很。”要的就是這個了。想當官就能當官,想出名就能出名。
而子張呢,不是先進,是後來入孔子之門的,來了之後直接想學求官之道。
孔子根據他的這個特點,因材施教。做官是外在的,外在的是不可求的。富而可求,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。但是,不可求,則從吾所好。富貴在命,讓子張反求諸己。
從學生的問題裏邊,可以看出來他的德性,他的水平。你像顔回、閔子騫啊,他就不會問這樣的問題。他所探討的,比如聖人說哪一句話自己沒體會到,去請教孔子。為己之學,一定要把聖人說的話做的事,與自己的心能夠相應,自己體會到。如果有體會不到的,去請教孔子。對現實的問題現實的事物,有想不通的,去問孔子。這就是求學。他不會問孔子,“我怎麽樣學習才能做官啊,我學什麽才能求個一官半職啊?”顔回和閔子騫,德行科的,不會提這樣的問題。
〖或疑如此亦有不得祿者,孔子蓋曰耕也餒在其中,惟理可為者為之而已矣。”〗
孔子這樣回答子張,謹言慎行,可以當官,祿在其中。那有人問了,或者子張翻過來問,“那你老人家,做到謹言慎行了沒有?你老人家怎麽沒有當官?”你說孔子怎麽回答?
有人也學了,能夠做到謹言慎行,德性修好了,但是做不上官,那是什麽原因?是命。命呢,就是孔子說的,耕也餒在其中。耕就是種地,餒就是挨餓。你說種地的老百姓,每年辛苦耕作,但是有時候自然災害一來,一點收穫不了。你要是收穫不了,就得挨餓。辛勤的耕作,並不是一定有收穫,怎麽造成的?自然災害那不是天命嗎?儒家修德性,就是求官唯一的道。有的為什麽就求不上呢?命。當付諸命的,得付諸命。而我們能做的,盡到自己。就是盡己而已。
所以你看,從這裏可以體會章與章之間的貫通。孔子說謹言慎行則祿在其中,但是並不是所有謹言慎行的人都能得祿,這看起來是個漏洞。但是,你要用孔子另外一句話,耕也餒也在其中,與這一句相互參照,就沒有疑問了。
前面說的多聞闕疑,多聞什麽?難道異端邪說也要多聞嗎?這就要與另一句來參照,攻乎異端斯害也矣。說這個事的時候,要與其餘的經整個通起來。如果經從裏邊再找與這句話相連結相參照的,還多得很。
通過學習,一章一章地先理會透他的精神。所謂理會透,就是自己體會到,心有所得。都理會透之後,自然會有一個貫通。但不可以直接去求那種貫通,“哎呀,我每一章都與其他章貫通,我看這一章,怎麽樣跟前一章貫通啊,怎麽樣跟後一章貫通啊。”你這樣學的話,就是執,不要這個樣。只要力求每一章就理解每一章的意思,一章一章地都體會到了,那個貫通啊,就在其中矣。你不知不覺,就能貫通。
這一章就講到這裏。看下一章。
【哀公問曰:“何為則民服?”孔子對曰:“舉直錯諸枉,則民服;舉枉錯諸直,則民不服。】〖哀公,魯君,名蔣。凡君問,皆稱孔子對曰者,尊君也。錯,捨置也。諸,眾也。〗
哀公是魯定公的兒子。孔子做中都宰和大司寇的時候,是在魯定公那個時期。後來,齊國用女樂離間,孔子離開魯國,開始周游列國。周游列國的過程中,魯定公去世了,魯哀公繼位。也是在這個時期,季氏的季桓子去世了,季康子繼位。季康子說動魯哀公,派人把孔子請回魯國。請回來的時候,孔子已經快七十歲了,也沒再做官,主要在家裏整理書籍。這個時候,魯哀公有什麽事就去請教孔子。
何為則民服?就是,我怎麽樣做,才能讓老百姓服我,信服我,服從我。你看他問的問題,怎麽樣能讓老百姓歸心於我。孔子說舉直錯諸枉。
什麽樣的是直,什麽樣的是枉?我們先羅列一下。我們知道,真正直的人,說話即使說得不得體,人也不生氣。就是因為他說話的時候真眨瑳]有拐彎的心眼,他不是壞心。
下課。
(本文根據山東曲阜春耕園書院馬培路老師的講課錄音整理,其中【 】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經文原文;〖 〗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注釋原文。)
(更多儒學課程,請關注春耕園書院的微信公眾號:chungengyuanshuyuan,或通過喜馬拉雅FM訂閱“春耕園書院”)
(春耕園學校官方網站:http://www.chungengyuan.cn

广告合作关于我们免责声明GOOGLE地图百度地图最近更新RRS订阅
版权所有:星火视频教程网 | 苏ICP备15005240号 | Email:njjqs2003#126.com
Copyright © 2009 www.21edu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博聚网